新闻直通

如有产品标注“0碳”,你会买吗?

2021-07-02 15:29:51 sisd 194
碳标签这个话题,“概念不新,实践新”。

赵锐深耕研究“碳标签”多年,他曾带领团队做过碳标签产品的购买意愿的调研,以牛奶为例,综合分析之后发现相较于碳标签,大家更关注的是价格、营养价值和口感。

“低碳产品更低价是完全有可能的,因为碳标签并不止于评价,是一个系统的碳排放管理体系,包括节能减碳实施与优化等。低碳产品的诞生和升级说明了其在生产、流通、消费使用及废弃阶段,能够达到较高程度的资源能源的集约化。”

当下,消费者会因为“0糖”的标签而选择一款饮料;未来某一天,你会因为“0碳”标签而作出选择吗?

和常见的营养成分表类似,碳标签可以视为产品在低碳时代的“身份证”。比如,一瓶550ml的饮料包装印着750gCO2,表明这瓶饮料在

整个生命周期中一共要产生

750gCO2当量的温室气体——这么多的CO2需要一棵树一到两个月才能完全吸收。

早在2007年,英国碳信托公司开始试点碳标签;2020年,英国的碳信托公司表示,尽管受疫情影响,公众和企业对于碳标签计划的兴趣仍稳步

上升,关于“碳标签”的咨询量增加了1/4。

随着碳中和概念的普及,碳标签在中国的话题也开始热起来,西南交通大学地球科学与环境工程学院赵锐教授的认知是,

“概念不新,实践新”。


低碳生活这个倡导已久的概念,能否通过“碳标签”实现,还面临着标准不一、消费者认知低的难题。

“绿意盎然”的购物环境

将产品的碳足迹以量化指标标示出来,并以标签的形式向公众展示,就是“碳标签”。当下主打低碳的植物肉、植物奶品牌当然是碳标签的拥护

者。

2019年,瑞典植物奶公司Oatly在本国的产品上标注碳标签:营养成分表的下方标注了每千克产品所产生的碳排放总量,“climate footprint:

0.30kg CO2e per kg”,同

时标明了数据来源——Carbon Cloud。2020年,英国的植物肉品牌Quorn也在自家的畅销的cottage pie等产品上标注碳标签。


图片关键词

(Oatly官网截图/图)

平台企业如超市、餐厅、专柜等,也开始摆出碳标签,供消费者选择。

打开美国的一家连锁快餐厅Just Salad 网站上的菜单,在每份食物上除了清楚地标明了卡路里数量,还清楚地标明了所产生的CO2的排放,

以一份名为“The Keto Salad”的沙拉为例,热量为550卡路里,碳排放为1.01kg的二氧化碳。

图片关键词

(Just salad网站截图/图)

2019年9月,亚马逊网站上架了一大批贴有“气候友好承诺”标签的低碳商品,这些产品包括食品杂货、家居用品等,均在生产或包装环节中使

用了低碳环保技术,并且都在上架前得到了认证。

2020年,瑞典的菲力斯食品品牌更是在斯德哥尔摩开设了全球第一家“气候超市”,名为“klimat butiken”。超市中的商品均标有易于分辨气

候足迹高低的标签,

一共有4个梯度。绿色代表气候足迹极低,咖啡色则代表高气候足迹。而超市中售卖的商品则是根据对气候的影响定价:CO2排放越多,价格就越

高。

中国碳标签产业创新联盟秘书长李鹏曾去韩国釜山的乐天玛特交流学习,发现这里有“碳标签专柜”。碳标签专柜放在商超很醒目的位置,消费

者一进入就可以看到。

在这个专柜里,产品的碳标签和价格标签一样显眼,位于价格正上方。专柜产品的包装也是以绿色为主,营造了一种“绿意盎然”的购物环境。

“从市民消费来讲,

这些产品应该是比较热门或主流的。”李鹏说。

图片关键词

韩国乐天玛特碳标签专柜。 (李鹏供图/图)

国内也有越来越多企业在尝试标注碳标签。湖州明朔光电科技有限公司的“森海I系-石墨烯散热LED模组”在2019年6月获得中国电子节能技术协

会颁布的首张“产品碳标签评价证书”。

“我们希望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为这个行业做一些尝试,看看市场的反馈,带动更多的企业参与。”明朔的创始人陈威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李鹏透露,联想、TCL、格力、蒙牛等企业也正在参与碳标签的试点工作。

有的城市还将碳标签纳入了规划,如《深圳率先打造美丽中国典范行动方案(2020-2025年)》就明确规定“全面建设产品碳标签制度……打造

深圳碳标签品牌”。

碳标签在中国:电子行业先试水

碳标签尚没有统一的格式。各家LOGO虽然有所不同,但是都会标上CO2的数值,且多半都是绿色的,脚印是最受欢迎的元素,有的还会标上认

证机构。

还有的碳标签还会在数字的基础上划分等级,来体现不同程度的减排效果。如从浅到深的绿色、黄色和红色色条;脚印也有绿色、黄色和黑色来

表示碳排放量依次升高。

国家发改委于2013年发布了《低碳产品认证管理暂行办法》,标志着我国建立起了统一的低碳产品认证制度。但截至目前,

尚未在全国实施完整的碳标签产品认证体系。类似的绿色认证,是能耗标识、环境标志、绿色产品标识等。


李鹏介绍,中国目前只有碳标签产业创新联盟和电子节能技术协会低碳经济专委会联合制定的碳标签。这个碳标签也包括了数字和等级:一个绿

色圆圈的右上角

是两片绿叶,圈内最上方是数字。在圆圈的最下方是等级,最低的是一颗星星,代表“减碳”;两颗星星代表“低碳”;最高是三颗星星,代表

“净零碳”。 


这款碳标签参考的是《中国电器电子产品碳标签评价规范通则》团体标准,由中国电子节能技术协会(CEESTA)、中国质量认证中心(CQC)及国

家低碳认证技术委员会在2018年联合发布。

选择电器电子行业进行碳标签试点的原因,李鹏解释:“一方面是家用电器及电子产品的出口贸易额较大,为了跟国际接轨;另一方面,

电器和电子产品既是直接面向消费者的产品,又涉及生产过程中能源的消耗、材料的替代,应该比其他行业能够更快适应(碳标签),企业能够

更快接受。”


即便拿到了这个团体标准的首个碳标签,明朔科技的创始人陈威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发现,确实有些客户在看到他们的碳标签之后提升了信

心,

觉得这有利于把产品销往海外市场。不过推广碳标签的难点之一,还在于不同碳标签的互通互认。

针对产品碳标签,目前国际上应用范围最广的标准有三个,英国标准协会2011年颁布的PAS2050、世界咨询研究所和世界可持续发展工商理事会

2011年颁布的

GHG Protocol和国际标准化组织2013年颁布的ISO14067。

除了上述团体标准,李鹏透露中国也在制定自己的标准,之后再与其他国家的碳标签进行换算互认。

低碳产品,一定更贵吗?

“如果消费者很认可低碳的产品,企业就会很有动力。如果消费者不关心碳标签,标准定得再高其实也没有价值。”陈威说。

2020年,环保组织自然之友与能源基金会针对一万多名消费者开展的《2020“后疫情”时代,美好生活的绿色可能性》调查报告显示,

超过一半的人认为“低碳与否”判断难是“低碳消费”的主要阻碍,相应地,73%的受访者表示“低碳产品上有容易辨别的认证标志”可以协助

自己选择“低碳消费”。

有了碳标签,真的就会影响消费吗?现实并没有这么理想。

赵锐深耕研究“碳标签”多年,他曾带领团队做过碳标签产品的购买意愿的调研,以牛奶为例,综合分析之后发现相较于碳标签,大家更关注的

是价格、营养价值和口感。

如何让消费者选择低碳产品,李鹏认为,“碳积分”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购买碳标签产品获取碳积分,通过碳积分可以兑换其他商品,“甚至将来可以去环境交易所将其交易出去”,同时,扩大碳积分的应用场景,去

医院挂号、乘坐公交车或者地铁都能够用积分去兑换,通过“碳标签”这一载体,将低碳生活、低碳消费、低碳生产紧密结合起来。

“可以先从公共机构开始,创建低碳运动馆、低碳博物馆甚至低碳学校等。需要公共机构起到示范作用,带动整个社会对碳标签的重视。”赵锐

也如此建议。

当然,消费者关心的还有价格问题,担心低碳产品遵照了更环保但成本更高的生产工艺,费用最后可能会转移到消费者身上。

值得关注的是,英国自2007年开始试点碳标签,到了2012年,曼彻斯特大学经济系和东英吉利大学经济系发布了一项碳标签对于洗涤剂产品价格

的影响的研究。

通过综合对比,他们认为碳标签的引入对于洗涤剂的平均价格并没有产生影响,也就是没有“碳溢价”。

陈威也告诉南方周末,在应用碳标签之后,他们的产品价格没有提升。

“低碳产品更低价是完全有可能的,因为碳标签并不止于评价,是一个系统的碳排放管理体系,包括节能减碳实施与优化等。低碳产品的诞生和

升级说明了其在生产、

流通、消费使用及废弃阶段,能够达到较高程度的资源能源的集约化。”李鹏解释。


碳达峰、碳中和的话题正在出圈。通往3060的减碳之路,既依赖能源经济的转型变革,也关乎你我的衣食住行。

“碳中和”的世界长什么样?

我们一起来畅想、践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