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直通

专访林伯强:中国碳达峰目标或许能提前实现

2021-05-28 19:01:56 sisd 75
图片关键词

采访:傅碧涵
我国提出3060目标之后,努力实现经济社会发展全面绿色低碳转型已成为我国战略发展的核心内容。那么,碳达峰会在2030前就实现吗?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对经济有何影响?氢能还有哪些技术问题需要突破?带着这些问题,经济学家圈近期专访了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

经济学家圈:您认为我国有可能提前五年实现碳达峰吗?排放峰值您有做类似估算吗?

林伯强:之前保守估计2025或2026年就可以实现碳达峰,现在我觉得以中国目前这种增长的态势的话,应该还得提前一两年,但是具体多少量达到净排放峰值比较难以判断,因为还是要取决于这几年的经济走向是怎么样的,这跟经济是相辅相成的。如果经济增长没有准确判断的话,你就很难判断高点。

另外一个还得考虑到最近的产业结构调整等等,这些其实都是非常不确定的,数学模型肯定可以算出一个数来,但仍然是具有不确定性的。

现在讲的碳达峰和以前不太一样,以前也是讲2030年碳达峰,这个是早就提出的,现在有碳中和的话,如果搞峰值得很高的话,后面要实现二氧化碳的“零排放”,碳中和的成本就非常高了。所以考虑碳中和,就要把碳达峰的峰值点要往下压一压。另外,碳达峰的那个峰值点还取决于大家对碳中和的今后的走势怎么看?执行是不坚决?如果2030-2060这30年碳中和过程中很困难的话,你就不敢搞得太高,所以它其实还取决于说对碳中和是怎么理解的。

经济学家圈:我国实现碳中和碳达峰目标对经济短期和长期的影响?

林伯强:我觉得短中期对经济的影响应该还是比较大的。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中国目前这个能源系统是个非常稳定安全的系统,从成本上、经济性和稳定性上来讲都是很好的系统。

不足的就是碳排放太高,现在我们要求碳中和的话,就要把这个系统倒过来,建立一个以清洁能源为主的系统,这个成本应该是很大的。如果没有碳中和的目标,是不需要改变系统,现在要把倒过来,以前很多东西就要推翻了。这是第一点。比较高的能源成本,短中期对经济的影响是负面的。

第二点,我们现在气候越来越不稳定,然后能源系统以及风电光伏的增加会越来越不稳定,所以我们今后是越来越不稳定的能源系统应对越来越不稳定的气候。当然也不是做不到,那肯定就要增加成本,使得今后电力系统和能源系统能够像现在一样稳定安全。所以成本会提升转移到其他行业,短中期对经济是不利的。

经济学家圈:怎么看待中美欧碳中和目标?碳中和在中美博弈下能起到什么作用?

林伯强:美欧必须提前,它们化石能源比例和我国差不多,都是85%,但是它们的煤炭很少,碳含量少相对就比较容易。中国实现碳中和难度很大,主要是煤炭比例高,含碳量高。所以,我们比美欧滞后十年实现碳中和目标是应该的。我觉得中国目前应该是全世界实现碳中和目标中最难的,相较于发达国家,中国经济还需要增长,能源需求还会提高。

经济学家圈:欧盟正在筹划的碳关税会是什么样?中国会受到什么影响?

林伯强:对一个国家征收多少碳关税才是合理的很难以界定,评估是否准确,大家是否信服,你不能随便就说要加税。另外一个我们就很担心演变成一个贸易战,贸易战肯定不利于碳中和。所以欧盟肯定会非常谨慎。因为欧盟对碳中和很积极,如果加碳关税是为了实现碳中和,而加税反而不利于碳中和,欧盟就不会轻易执行碳关税。

经济学家圈:中国蓝碳市场尚处于萌芽状态,蓝碳生态系统目前可以如何应用于碳达峰和碳中和? 会有哪些主要挑战?

林伯强:海洋是可以吸收碳汇的,但我觉得它的最大问题仍然是比较难评估,海洋那么大,看海洋怎么变化是很难的,目前我觉得很多国家都在做这方面的研究,蓝碳要应用进来,应该在深度脱碳的时候才会认真起来。

实现“双碳”目标,一个是减排,另外一个是抵消。但我觉得蓝碳还有森林碳汇可能是目前注重策划和研究,但大家还是以减排为主,关注怎么把清洁能源做起来。

经济学家圈:氢能的技术突破有哪些挑战?

林伯强:目前有好几种氢能,有从煤炭出来,也有从天然气出来的,这两种氢能对于碳中和都没有好处,因为它自己本身就是一个制造过程。所以,不如直接煤炭用天然气烧去发电,氢能如果是煤炭、天然气去做的话碳排放可能更多。

氢能要贡献碳中和,比如说等到说我们在大西北大沙漠,有非常多很便宜的风电光伏,当地又无法利用,这个时候氢能就把它变成可储藏可运输的。

可储藏就是稳定的。运输是相对于风电光伏靠电网,它能不能开展另外一条路径,通过其他途径运输运到市场中心来用,所以氢能目前还是比较关注消费端,氢能汽车等等。我其实还是比较关注供给端,就是氢能什么时候才能真正派上用场?氢能需要跟风电光伏绑在一起,风电光伏什么时候才会非常便宜?将氢能运到其他地方我们还能挣钱,这个就比较难。    所以氢能目前还是处于一个布局和一个研究技术突破的状态,还需要比较久的时间,转氢不难,关键是如何如何清洁,和送到消费端,并安全使用。